洁洁白醋

行乐须及春



-

他的腿蹲的发麻,抬头就对上那双眼睛,它是背向路灯的,却发着暗的光,而路灯的光只在那个人脑袋顶上的几咎头发上一闪一闪的,忽明忽灭的。

他看见薛之谦张开了嘴,“张伟。”他叫他,可他只觉得他双唇间漆黑的开口像是无底的黑洞。这样的想法令他不自觉的揪住了裤兜,而裤兜里头什么都没有,只剩下上回撕了一半剩下的在洗衣机里稀烂的纸巾,已经糊在裤子上,他懒得清理,于是还在。

他想叫薛之谦快把嘴闭上,或者捂上自己的耳朵,怎样都行。

可他还没来得及选择这其中的任何一种。


“我说,我要走了。”


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僵住了,腿麻的感觉蔓延至了全身,薛之谦看着他,好像有些于心不忍或者是愧疚那样,伸出一只手去拉他起来。





评论(3)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