洁洁白醋

行乐须及春

爱情就是有人欢喜有人愁。

今天开始自由。

“让我拥抱着,热爱不要停,谁是最爱不需要验证。”

一旦“倾斜”就很容易摧毁了。

危在旦夕/片段。

危在旦夕/片段。

-

他无意辩解,眼睛没有力气似的垂下来,声音几乎是低不可闻的:“这是重点——你得知道,我给不了你想要的。”他把门开出一条缝,从那儿钻进来一些白色的光,又有些淡淡的黄色,就像他昨天路过的那家咖啡店外面的栀子花。

他让那些稀碎的栀子花瓣飘进来,目光最终落在一片又一片的花瓣上。

偌大的房里只能听见身后的人发出的呼吸声,沉重的像铁锤一样,每一下都砸在心上。他看似不在意,却不时的察觉到痛苦。

“所以就算了吧。”过了好久,门外有不断重复略过的黑影,他才再次开口,“只有离开我,你才能过得好一些,知道吗?”

“你没有勇气,而我,我也没有...虽然我一直在指责你,但我也明白其实是我..我简直糟糕透了。”

“我把你困住了。”他这么总结道。

眼睛无法从破碎的花瓣上挪开——其实的因为他发自内心地,由衷地感到愧疚。他快把指甲上那块摇摇欲坠的死皮撕下来了,只差一点点。虽然只有那么一点,但他的心却已经疼得不行了,只是一块死皮而已。

“你——”那来自身后的迫切的声音在他看来简直是太不合时宜了,他不喜欢被打断,因为一旦这样他就会忘记他想了很久,终于鼓起勇气说服自己一定要说出来的话。

“别打断我——你知道——从我们在一起开始的那天起,成千上百万个操/蛋的瞬间,都他妈的在浪费你的时间。”

“你这么——这么好,我怎么可以——”

那个人的呼吸变得急不可耐,他知道他要被打断了。

“我真自私。”但他还是说了,“就这样了..就这样吧。”



世上总有解不开的谜团。

我凭什么要厚着脸皮找不爱我的人说话?
因为我爱他。

爱人就像参加考试一样,总有解不开的谜题。

不知道能不能熬过六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