洁洁白醋

🌲🐿🎤/🐫

时间太少了 或是其实——
我太贪心了。







-

薛之谦刚蹲下来就吐了,吐着的时候感觉胸腔有被气涨满的感觉,胃却一点点失掉补给。他猜自己应该把晚上吃掉的东西全部吐掉了,也许半夜就会饿得睡不着。

太糟糕了。

清理的时候薛之谦抬头看了眼镜子,和里面那个拥有熟悉的面孔的人对上眼神。那个人的鼻尖通红,往上的额头那有几粒没有消下去的痘,眼眶乌黑,像只动物园里的熊猫,还是被人冷落的那只。

酒店隔音很好,他听不清外头具象的嘈杂声,洗手间好像隔开了他和这个世界,这个空间只剩下水龙头流水的声音,和他忽然响起来的手机,屏幕一闪一闪的,他只看了一眼,第一眼,就那一眼。

他感觉心坠下去了,脑子热得没法思考,跟发烧了似的,呕干的嗓子口也开始发疼,抑住的呜咽声混着急促又短暂的呼吸颤抖起来。

“喂——我——”

他撑着洗手台的手不住地抖。



【占tag致歉。会删。】

⋆开/一个/可能会拖很久很久的点梗。

ps:文笔有限 有些梗可能写不好或写不出。
吃大薛大但是因为个人水平问题一般只写无差或大薛w。最后是谢谢送过我小红心和鼓励过我的人。
。◕‿◕。

৳৸ᵃᵑᵏ Ꮍ৹੫ᵎ

“我是真的恨他,背地里骂他好多好多回了,跟谁都说他不好。”

他手指在桌面敲击着,不停顿,心情不知道是平静还是躁动,总之糊成一团,跟胶着的风缠着似的。

“我以为我是真的恨他。结果其实好像..又还是不想让他不开心。”

“我时常会处于很矛盾的心理,无论是对待哪一种感情,甚至在超出于感情界限里的事情上也是。”

“每次说完他不好,等过一会儿,就那个瞬间吧,很短...可能也算不上短,又想说他其实也没那么糟糕。我猜我的矛盾是因为我有时候是明白的,有时候是恍惚的(我解释不清为什么会存在这种状况)。我们的结果是这样,连逆转都可能性都为零了,一定也是因为我也做错了太多吧。”


今天。


其实我比谁都要记得清楚,但很难过的是我的沾沾自喜是不能够让你知道的秘密。

所以就只能偷偷地,偷偷地——在角落里——也还好,最好别让你知道了。


祝你生日快乐。


他说。

!!我!!!!
喜欢。

🐫

“你的,小头发。”

和好2

最近有点累。有点忙。有点事儿多。但是,心情好。

´͈ ᵕ `͈。
所以这纯粹是个看心情决定走向的故事。

希望再怎么样,每天都能开开心心的。

前文在主页。


-



最后张伟只是叹了一口气。

推门的手动起来,他边推边说:“你先进来吧,外面风大。”也不去看身后,自己脱了鞋走进去,没带门。

即便是秋天,也毕竟是北方的秋天,他知道南方人怕凉,薛之谦又最怕。冬天怎么暖都暖不来他的脚丫,凉的他老嫌疼,那四爪狠狠逮着自己不放的画面竟然也还是很清楚。

张伟把钥匙扔鞋柜上,丁零当啷的响。

后面果然也有响动跟着,窸窸窣窣,一会儿薛之谦就当自己家似的,鞋随脚一扔,赶他前头挤进了客厅。

黑暗中客厅尽头的落地玻璃晃着对面餐厅的光,里头人影倒是看不清了,光像天上的星星,一颗间隔一颗的亮,愈发亮。客厅就被这样的光照的隐隐约约的亮。

薛之谦也不开灯,光着脚把地板踩得咚咚响,逮准了张伟家的那张豹纹大沙发就趴上去,随意到整个人都陷进去了。他头闷进厚厚的布料,含混的唔哼了几声,又偏头朝张伟这边看过来。

张伟还发着呆呢,薛之谦躺着没动,于是所有声音都不见了,只剩下他们俩静止的画面跟卡住的有声电影似的。

“我当你同意了哦。”薛之谦眨眼睛,声音捂着,半边脸被藏起来,但面部线条依旧十分柔和好看。

张伟不说话,只皱起了眉,凝视那双眼,乌黑却闪光似的,目不转睛的,像脑子飞速转动倒序小电影里那个熟悉的回望,他手指蜷起来,揪住裤缝,心想不要心软啦。

薛之谦看他的反应,一下子笑了起来,看上去却不像笑,他撑着沙发坐起来,目光依旧看向张伟。张伟不喜欢他这个表情,张伟也知道薛之谦或许是不喜欢他这个反应的。

他害怕的事情太多了,所以拒绝触碰那些可能会痛的打算。

他勇敢的那个时点与他的错开了。

于是他依旧保持缄默。

“你怎么话变得这么少,是跟我没什么好说了吗?”

我不想再来一次,我们不应该再——他原本想这么说的。


可薛之谦似乎是哭了,看上去终于不再坚强,那所谓的坚硬的壳破碎了。他再开口,声音都有些哽,有些轻:


“没事儿,就算你不答应我也不会走的...”

张伟才承认他的心脏还是会疼。

他受不了这样的流水,一滴一滴割心割脉似的疼。














啊。我可以吃醋吗。

(侵删 源weibo

。◕‿◕。








-

沉默了半天,张伟好容易回神来才舒一口气,身子后仰靠在椅背上,只始终没看对面的那双眼:“您压根不了解我。”

他飘忽着的目光望向对方放在桌面上的那几根细白的手指,看见它们由具节奏性的敲击转变为僵硬的静止,他也几乎能猜到对方的心脏此时此刻滚着轱辘似的忐忑,可他疲于安抚。

“我爱高兴就随自己心高兴,想不开心就会摆脸色,我..这些都归我,也只归我——说白了吧我就,就这样,您这样子何必呢。”   话连珠炮似的,但是说的慢,缓,拖延人心的样子。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困意席卷上脑,眼皮耷拉下来,几夜积攒的黑眼圈像夜里边边角角镀着的黑暗,他开口都觉得要咬着舌头,眼前迷迷顿顿的:

“再说了,您何必老觉着自己很了解我似的?嗨,不都…全是假的..我渡我的河,您渡您的大海就成了。反正咱,咱们——以后也都——没什么关系......对,对。”

不知道为什么这么说了,说完就不像没过脑时的那么豁然了。

他没等回应,就猛的站起来走到门边关灯。然后却又没控制住的回头来。

风从房间的不知道哪个缝隙里流进来了,滑过脆弱的耳骨,溜进他衣服里头,他才睁着朦胧的眼,湮回火辣辣的泪,将困倦无止境释放出来,像是要让它们变成保护层。


薛之谦的眼在啪的一声响后,化成了黑暗的房里成为唯一光源。

那光源向张伟释放着光,既是曾经拯救,也终于是毁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