洁洁白醋

行乐须及春

“你根本不了解我,

却还说爱我;


你根本不懂我,

却还妄想拥有我的爱。”


头顶的风扇吱呀吱呀转,隔着屏幕,我们俩的心就好像实际距离一样遥远,甚至更远,即使曾经面贴面,仅仅这一瞬间,我也很清楚两颗心一生都无法相撞。


你知道我渴望死亡一般的刺激感,知道我酷爱相配的美梦,却始终不知道我痛恨你给过的错觉。


试写2。大纲不像大纲。也不算脑洞。

我将那种感情称之为“介怀”。我想那是一种一旦发生过就不可能释怀或是消逝的情感,并不珍贵,反而令我唾弃。


明明就毫不相关的二人,却始终因为我单方面的介怀而留有莫名其妙的遗憾。我觉得很可笑。


而重逢就更加可笑了。聚会到高潮的时候,已经喝上头的领导终于想起来要每个人做个简短的自我介绍,尽管这件事早已在进入公司时、进入自己的办公室时就做过很多次。


但你永远无法拒绝领导的指令,除非你愿意立刻滚蛋。我想我会因此大哭一场,因为这个工作我找得太不容易。所以即便冒着被他认出来的风险,我也努力平静下来,冷静地大致介绍了自己,蓄意瞒天过海。



他没有让我失望,我刻意为他留下的余光看到的是他毫无变化的面容表情。有棱有角的帅气五官实在锋利,却毫不刻薄——我知道偏题了。他让我想起那个夏天,那些充满了关于他的回忆的灿烂千阳。


而我却依旧为他所吸引。


他能够吸引全场的目光。男性带着的多半是赏识或是不明显的嫉妒,女性则多是爱慕。我的眼里可能始终是5年前的炽热。


要不是再次相遇,我早就忘记心慌意乱的跳动是什么样的感觉了。


他站在人群中,像一颗无比耀眼的星,他弯起嘴角,(那勾起的弧度),微微勾起的眼角带着柔软的笑意,那熟悉又遥远的声音唤醒我沉睡的所有记忆,他介绍道:“大家好,我是朴灿烈。”


那低哑的嗓音就像是落在我的耳畔。贴着。那个蝉鸣不断的夜晚,他望向我的眼睛,他的手臂环着的我瘦弱的肩膀,我埋在他的胸口,听见和我心跳频率相当的另一颗心脏,见证它生动活着的奇迹。


一切都有些模糊,但仅仅只有那句话清晰无比:“我喜欢你,边伯贤。”


再没有第二次了。星星坠落。


《温差》/第一人称角度/试写




有时我想,再给他一次机会吧,或许他会再看着我的眼睛,对我说一次:“我喜欢你。”


可他从不需要我的机会,我看见他在无数的人身边留驻,却从没有人能将他留住,原来我也就像那每一个曾在他记忆里停留过的故人,没有任何的差别。甚至因为我狂妄自大的假想,误以为自己是多么的特别,自顾自地断绝了两个人最后的联系。


这么十几年磨过去,除了曾经那么喜欢他的心情深深浅浅地偶尔浮沉在脑海,不单是我已记不清他的脸了,或许他早就连我的名字都不记得了。


我看着他从我身边经过,一个眼神都没有停留,我想,今晚过后,对于我来说,他就是真正的路人了。我已经验证他不记得我的这个事实,那么所有的一切也都消散。


我竟然仍旧感到心里一阵压抑的难过,那不能被称为喜欢的心思应该用什么词语去形容呢?

幸福在敲门。

“我和你是河两岸,永隔一江水。”

【灿白】不明下落



Summary:“好在是冰川/若之后回暖/说不定就能见一面。”(郭顶《不明下落》)

Pairing:大学生灿x收银员白

Warning:违背命运梗(大概)/文笔不流畅。





1





“好在是冰川/若之后回暖/说不定就能见一面。”




超市隔壁音响的外放声很大,有时是摇滚,有时是普通情歌,很多东西都一成不变似地在朴灿烈的生活里存活至今,可眼前这个乖顺的男孩成了一个奇怪的例外,奇怪则在于朴灿烈自己也弄不是什么原因。


男孩细长的眼睫微微上下煽动,手上扫描商品的动作不停明明只是如此简单的动作,也没有什么绝世的美颜,朴灿烈活了19年,从未对任何人产生过类似心动的感觉,但此时此刻,周遭仿若无闻,一切都似是起了雾一般,他的心竟不知为何产生异样的跳动。




咕咚咕咚——




他似乎必须得捂住胸口,钳住喉口,才能不至于叫那颗不安分的心脏叫嚣着将一份难以抑制的爱恋释放出口。




时间仿佛凝滞一样,却又瞬间消逝。




朴灿烈来不及品尝初次心动的感觉,却又觉得时间难捱。




终于,在第307次心跳时,那个胸前挂牌上写着Baek的男孩抬起头,一双微微下垂的眼似乎天生带着乖巧可人的吸引力,以至于朴灿烈晃了神。“您好,一共87元。”baek的眼弯起来,给予了朴灿烈一个礼貌的笑容。


他不知道自己微不可闻的愣神有没有被对方捕捉到,但他无法忽视那一下子涌上来的动心。



他把钱递过去,稍稍有些手忙脚乱的样子,指尖不经意的触碰叫他仿若触电,他不知道对方正看着他强装的镇定发笑。只是觉得baek的嘴角弯得更明显些,弯得更漂亮了。



太奇怪了。只一瞬间,他脑子里塞满了一句话:“或许还能再见一面吗。”







-tbc-


在这里我还能重新开始吗。
我失去信仰又找到另一个的地方
写我想写的东西,爱我想爱的人。
我已经忘记感情最真挚时写下的可能性了 比如那个过去的主角 他说“就算你要我离开我也不会走的”然后眼泪掉下来,把灰蒙蒙的地毯都洇湿了,像愈演愈浓的乌云,窗外也的确下雨般的落着水。
现在那个他变成另一个人和另一个人了。
我在这里再次给予过去出现在我故事里最多次的两个人最真挚的祝福。再说再见。

无论结局如何,他在那个故事里仍是说“我不会放弃。”
而对方也给予肯定,他会转过身来再次接纳给过自己伤害的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