洁洁白醋

行乐须及春

幸福在敲门。

“我和你是河两岸,永隔一江水。”

【灿白】不明下落



Summary:“好在是冰川/若之后回暖/说不定就能见一面。”(郭顶《不明下落》)

Pairing:大学生灿x收银员白

Warning:违背命运梗(大概)/文笔不流畅。





1





“好在是冰川/若之后回暖/说不定就能见一面。”




超市隔壁音响的外放声很大,有时是摇滚,有时是普通情歌,很多东西都一成不变似地在朴灿烈的生活里存活至今,可眼前这个乖顺的男孩成了一个奇怪的例外,奇怪则在于朴灿烈自己也弄不是什么原因。


男孩细长的眼睫微微上下煽动,手上扫描商品的动作不停明明只是如此简单的动作,也没有什么绝世的美颜,朴灿烈活了19年,从未对任何人产生过类似心动的感觉,但此时此刻,周遭仿若无闻,一切都似是起了雾一般,他的心竟不知为何产生异样的跳动。




咕咚咕咚——




他似乎必须得捂住胸口,钳住喉口,才能不至于叫那颗不安分的心脏叫嚣着将一份难以抑制的爱恋释放出口。




时间仿佛凝滞一样,却又瞬间消逝。




朴灿烈来不及品尝初次心动的感觉,却又觉得时间难捱。




终于,在第307次心跳时,那个胸前挂牌上写着Baek的男孩抬起头,一双微微下垂的眼似乎天生带着乖巧可人的吸引力,以至于朴灿烈晃了神。“您好,一共87元。”baek的眼弯起来,给予了朴灿烈一个礼貌的笑容。


他不知道自己微不可闻的愣神有没有被对方捕捉到,但他无法忽视那一下子涌上来的动心。



他把钱递过去,稍稍有些手忙脚乱的样子,指尖不经意的触碰叫他仿若触电,他不知道对方正看着他强装的镇定发笑。只是觉得baek的嘴角弯得更明显些,弯得更漂亮了。



太奇怪了。只一瞬间,他脑子里塞满了一句话:“或许还能再见一面吗。”







-tbc-


在这里我还能重新开始吗。
我失去信仰又找到另一个的地方
写我想写的东西,爱我想爱的人。
我已经忘记感情最真挚时写下的可能性了 比如那个过去的主角 他说“就算你要我离开我也不会走的”然后眼泪掉下来,把灰蒙蒙的地毯都洇湿了,像愈演愈浓的乌云,窗外也的确下雨般的落着水。
现在那个他变成另一个人和另一个人了。
我在这里再次给予过去出现在我故事里最多次的两个人最真挚的祝福。再说再见。

无论结局如何,他在那个故事里仍是说“我不会放弃。”
而对方也给予肯定,他会转过身来再次接纳给过自己伤害的爱人。

“你在洒落的月光下沐浴

如此着迷的表情从未见过”


“We are one”

祝我生日快乐
别再不开心啦

不觉得这是一种凌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