洁洁白醋

行乐须及春

他在楼梯拐角的地方停下来,又倒回去一步,伸脑袋去看下面,张伟在那踩上最后一阶台阶,宽裤腿随着动作扬起来。他也恰好回头来看他似的,目光就这样对上。

可他是如何在漆黑楼道零碎灯火下寻到对方眼底那股子炽热情潮的。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