洁洁白醋

行乐须及春

困了,。呀。
好了。特别困。


-



薛之谦的嘴唇亲上去像两片软软的棉花,但又的确有实感,成年人的亲吻要张嘴,舌尖抵抗,缠一阵。没咽下去的酒从嘴角淌了些来,亮晶晶的反射光仿佛他微眯起来含了笑的眼睛,一声破碎的呜咽似的笑声也颤抖地泄出来。紫色的红色的光混着影模糊了他的五官。


酒精湮没他脑袋里的思绪,游走的浪潮一波一波带走了刚起的困倦,薛之谦在他们分开下一刻咧开嘴,尖尖的牙露出来,可爱又迷人。他故作凶狠的模样很甜。

被磨的没有看上去尖锐的牙齿在大张伟的脖颈上停下,薛之谦作一点一点用力的咬合姿态,垂着的眼睫毛掩藏了那双玻璃珠一样亮的眼,其实他没打算真用力。只是打算留下一个印记。

大张伟哼一声,转手去扣他的背,隔着布料感受到对方脊椎一颗颗硬硬的触感,他能想象出这件白衬衣下美好的柔软,尽管他也不那么喜欢爱人的消瘦,也不得不承认薛之谦有多么吸引他。

虽然力度不大,但是还是咬,有一点疼,张伟没有说什么,下巴搁薛之谦发顶,右手在他后颈上揉一会。


这大概叫纵容。

于是薛之谦哈哈哈地留下一个湿潮的咬痕。最后脑袋停在大张伟的颈窝不动了。





“我困了…”

他发出轻微,模糊不清的嘟哝。






评论(19)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