洁洁白醋

行乐须及春

在这里我还能重新开始吗。
我失去信仰又找到另一个的地方
写我想写的东西,爱我想爱的人。
我已经忘记感情最真挚时写下的可能性了 比如那个过去的主角 他说“就算你要我离开我也不会走的”然后眼泪掉下来,把灰蒙蒙的地毯都洇湿了,像愈演愈浓的乌云,窗外也的确下雨般的落着水。
现在那个他变成另一个人和另一个人了。
我在这里再次给予过去出现在我故事里最多次的两个人最真挚的祝福。再说再见。

无论结局如何,他在那个故事里仍是说“我不会放弃。”
而对方也给予肯定,他会转过身来再次接纳给过自己伤害的爱人。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