洁洁白醋

想听你听过的歌
去你去过的地方
看你看过的风景/
呼啸而过的风
带来了你
也带走你/

你应该不知道,
为你我也可以。

孤独患者 ‖【大薛】


*cp大薛
*与现实无关
*圈地自萌
*感谢阅读


孤独患者/

*

他知道,他一直都是一个人。

年少的时候,为了学业出国留学,身边从此失去家人的陪伴。
薛之谦一如既往独自踏着僵硬的步伐,一步步走过瑞士冬季被雪埋藏的大街小巷,偶尔也会回头看看来时的路,再多的委屈和不安,都一个人埋入土壤,它们是不会生根发芽的花,湮灭在某个寒冷的季节。

他一个人哭过,又或者坚强的笑着,独自走过那么多年。



*

二十几岁踏上歌唱道路的他,没有安稳的事业,没有合适的契机,几乎如同出道第二天就落寞,如同一日一夜闪过的流星,一下子坠落,一下子,失去了所有希望。不安变成那些年他所有的慰藉。

后来薛之谦患上严重的的神经衰弱。
以至夜深的时候,困意从来都不准时到来,他时常一个人在漆黑一片的夜里失眠到天亮,手机在黑暗里偶尔会闪烁一下,然后又陷入沉寂,他独自吞下所有苦痛和沉默。

好多好多年。甚至都要将他的挂念和不甘心的力量全部吞没。

不知道是习惯一个人,还是只是,不得不一个人。
直到有天他发现就连爱一个人,也要独自承受。



*

从起初在路边音像店偶然地听到花儿的歌曲,被那股子力量吸引的无法移步走开,他收入了第一张花儿乐队的专辑。
然后第二张,第三张...

一发不可收拾。
他一意孤行。
无论是对音乐的坚持,还是他。自从相遇过后就不能够打手离开的那种喜欢。

《幸福的旁边》,那些时候真的能感觉到极少会感受到的温暖和幸福。
他离梦想,更近了一点。



*

等到年纪大了些,终于能够自称为男人,他又一次与他重逢的时候。那些所谓爱情,终于都变得悲观。

他的喜欢变成爱。变成孤独,变成痛苦。由作茧自缚到无法挣脱。

他一个人孤独的爱着那个人,像被围起来的孤城。从起初被人推开,到后来时常能够开玩笑,他们在工作上互利互惠闪闪发亮,在舞台下各自努力,为了音乐,也为了生存。

音乐不是事业。但表演是,他也是。
大张伟真实,他敢说,敢做,敢于看清未来将要遇见的东西,他所有的真实与虚假,在他眼前都是那么的清楚。

他不会爱他。
因为他知道那条路不能走。

大张伟一定知道吧,他活的那么通透明白。

玩的再好,聊的再投缘,他哪怕看得到薛之谦眼睛里埋藏多年的星辰大海,哪怕那些颜色光景再美再动人,他也无法停下脚步。



*

爱情不存在又或者有那么一些,多了少了,也只是喜欢。他不可能像薛之谦爱他那样爱他。他的生活不允许那样。

那是现实。
残酷又确是现实,注定如此。



*

“其实我们好像好像。
只唯有我爱他,不一样。”


薛之谦还是一个人,看着远处灯塔若隐若现的灯火,雪埋在塔顶,白的发亮。
春天大概要伴随着寒风,很小心很小心的来到了。

他的手机振动了一下,亮了亮。屏幕上划过一条推送,他看了一遍,又看了一遍,然后才关掉屏幕。




[大张伟薛之谦南北段子手同台切磋演技,划开来看精彩呈现——]






-FIN-

*虽然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但是觉得一个人逛街散步真的挺心痛的。由此而发的感受。意识流一波。

ps标题如有跟别的文重名的话在这里表示抱歉!!

感谢观阅。



评论(4)

热度(37)

  1. 小七哥哥洁洁白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