洁洁白醋

想听你听过的歌
去你去过的地方
看你看过的风景/
呼啸而过的风
带来了你
也带走你/

你应该不知道,
为你我也可以。

大薛//「线变」


*景叙比心理多得多的不知道在写啥的我
*cp大薛
*与现实无关 虚拟情节
*圈地自萌

又一次偏意识流写出的东西

「线变」

*

一路上灯火通明,习惯了一味冰冷的灰色,就难以在这样的环境下很好的存在着,薛之谦此刻只想将头缩进竖起的衣领,他瑟瑟发抖地踱动步子快速穿进尽头的小巷。

出门忘记戴围巾这绝对是人生的一大败笔。他想。

稍稍抬眼想要以此缓解寒意,但挂在鼻梁上的镜框还是冷冷的。
苍白的细碎的雪片轻飘飘地滑落在路人的头发上,鼻尖上,肩膀或者偶然因摆动手臂而抬起的衣袖上。透过厚重的外衣仿佛也能感受到一股来自冬季寒流的不安。

真是足够寒冷的上海。

脚下有风,顺着紧窄的裤腿依旧安然无恙地冲上小腿,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上齿不自觉地压了压下齿。

快点
再快一点。

他在心里不断地默念。
即便只有越来越急促的阵阵风寒回应。


*

他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有些瑟缩,打颤的上下牙不断交合,发出轻微的响声,却只有自己听得见,一下一下打在心上毫无节奏的律动,眼前漫无目的地走了好久,就像是在十字路口无数次转头又回头却无法找寻家的方向那般迷茫。

如果一个再也没有人在等候的家,还是他的家吗。那不再拥有温暖的温度的被窝和床铺,电视和抽水马桶都不会发出声响,用反光的钥匙转动门孔,另一只手握住冰冷的门把手,打开家门,只有一阵风,从客厅最深处没人关上的落地窗外用力的冲刺,直到抚上他苍白的面颊,再也没有人等他回家。

已经不会再有一双温暖的手,从面前温柔地带过,接过他手中被雪浸湿的外衣,然后又悄悄凑上前伸出双臂小心地给予他一个熟悉的拥抱,那个曾等他回家的人身上藏着的奶香总在一瞬间给他一种家的味道,那双时常凝望着他的眼睛总微微眯起,张伟就像一只懒惰的又可爱的小猫咪,等待了很久才找到他的主人的小猫咪。他又像是一个情人,他也的确是他唯一的情人。

但那些,都不再会有了。

从今以后
冬天只剩下遥遥无期的寒冷和空无一人的房间。

薛之谦一下子觉得心脏有些抽痛,这么多天以来第一次如此难捱的情绪毫无预兆地涌上心扉,鼻子有点酸,顿时又觉得无法控制而留出眼眶的眼泪被冰冷的空气凝结。

……你在哪里啊。
我已经…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大张伟的笑容在眼前特别清晰。
却又像是来自远方。


*

有很多人从身边擦肩而过,他们脸上的表情薛之谦看不见。每个人都与他无关。一眼就会忘记的每一个面孔,就像是他,也变得陌生。

他好像失去了什么。
又好像忘记了什么。

曾经他们也都是毫不相关的人。没有想过未来会发生的事情,没有想过那无法避免而生的拙劣的爱情会在相互之间好无保留的膨胀生成。更未想过那无法走到结局的感情在无数次努力过后还是失败时会多么单薄无力,又或是从头就错误到底的感情命中注定。有时正如同那么一句话,好像应验着现实般赖以生存——

“原本就是两条不相交的平行线,却又能够在某一刻交汇,那本就是错误的计算。于是后来,我们终究还是走向各自的明天,头也不回。”

他们的关系就像两条线,被可控地束缚,除了错误以外毫无可能。

薛之谦曾对这句话不以为然,直到有一天他与他的平行线渐行渐远,雪已经开始下个不停了。
他已经失去了买厚衣服的充足时间,紧赶慢赶也终究只有独自站在冰冷的橱窗外看着别人将心仪的衣服买走,他只能装作习以为常的穿着曾最喜欢的旧毛衣独自走在冷风中。


*

偶尔会有埋了雪的汽车打着车灯一闪一闪的经过身边,呼啸而过又惊起一波寒流,总觉得家的方向不远了。薛之谦边想边吸吸鼻子,但仍旧是不够通畅,堵的人难受。当寒意与内心情感相纠缠着来的,心就更加冰冷。

手上提着的是两碗还热乎着的汤面,一瓶绿茶安安静静地藏在一边,那挂着的塑料袋被风吹得嗞啦滋啦响。

他的嘴角不自觉地漫起笑意,右边脸颊也浮起一个小小的酒窝,像是被金黄的灯光晃了眼睛才看见的。他忘记了微笑的理由,但就是觉得想笑。
不是笑自己。也不是因为任何的幸福或者苦痛。

僵硬的脸颊如果能因为这一刻的笑容而染上温暖的颜色,大约就对得起大张伟离开时留下的话语了吧。

“无论如何,只有那个你是我想看到的,无论如何……”
爱你而我再也无法说出口的话。

也只想要你好好过。
在今后都不再有我的每一个夜晚。我仍旧记得黑暗里你灼灼如星辰那般的眼眸。
也要你记得温暖。

“薛之谦…您只要忘记我就好。”
彼时大张伟给了他最后一个微笑,不去理会余下的一切,然后他打开门,独自面对第一个雪夜。

那时候他的背影就像此刻走在薛之谦前面的那个人,好像是有些沉重的,却又仿佛卸下了什么那样轻松。

他忽然又想掉眼泪。


*

薛之谦觉得风雪刮下的越来越紧了,于是加快脚步向前走去,远处的一座高楼隐约闪烁着光芒,与身旁的路灯的金黄融为一体,有些细碎的小雪片悄悄融化在灯壁之上。

像是十年前的那场雪,下的依旧好认真。
就连这个城市的灯火也不属于我。


他一直向前走。
他只能向前走。
他不会回头。



就像每一个路过的人。



-END-

评论(4)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