洁洁白醋

行乐须及春

试写2。大纲不像大纲。也不算脑洞。

我将那种感情称之为“介怀”。我想那是一种一旦发生过就不可能释怀或是消逝的情感,并不珍贵,反而令我唾弃。


明明就毫不相关的二人,却始终因为我单方面的介怀而留有莫名其妙的遗憾。我觉得很可笑。


而重逢就更加可笑了。聚会到高潮的时候,已经喝上头的领导终于想起来要每个人做个简短的自我介绍,尽管这件事早已在进入公司时、进入自己的办公室时就做过很多次。


但你永远无法拒绝领导的指令,除非你愿意立刻滚蛋。我想我会因此大哭一场,因为这个工作我找得太不容易。所以即便冒着被他认出来的风险,我也努力平静下来,冷静地大致介绍了自己,蓄意瞒天过海。



他没有让我失望,我刻意为他留下的余光看到的是他毫无变化的面容表情。有棱有角的帅气五官实在锋利,却毫不刻薄——我知道偏题了。他让我想起那个夏天,那些充满了关于他的回忆的灿烂千阳。


而我却依旧为他所吸引。


他能够吸引全场的目光。男性带着的多半是赏识或是不明显的嫉妒,女性则多是爱慕。我的眼里可能始终是5年前的炽热。


要不是再次相遇,我早就忘记心慌意乱的跳动是什么样的感觉了。


他站在人群中,像一颗无比耀眼的星,他弯起嘴角,(那勾起的弧度),微微勾起的眼角带着柔软的笑意,那熟悉又遥远的声音唤醒我沉睡的所有记忆,他介绍道:“大家好,我是朴灿烈。”


那低哑的嗓音就像是落在我的耳畔。贴着。那个蝉鸣不断的夜晚,他望向我的眼睛,他的手臂环着的我瘦弱的肩膀,我埋在他的胸口,听见和我心跳频率相当的另一颗心脏,见证它生动活着的奇迹。


一切都有些模糊,但仅仅只有那句话清晰无比:“我喜欢你,边伯贤。”


再没有第二次了。星星坠落。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