洁洁白醋

行乐须及春





-

他们走在黑夜里,在这片几乎什么也看不清的草丛里,空气都像是凝结了的冰凉水珠,不断地摩擦着裸露在衣料外的皮肤,张伟觉得他的衣服也真的像是湿了似的,里衣外衣皆贴在身上,随着他鼓胀颤动的心脏,紧张的起伏。

周围除了他们走路带起的风声外,还有些奇怪的窸窣声,一阵一阵的响起——他猜想那可能是某些昆虫,或是恐怖的未知生物,但反正无论是哪一种他都喜欢不起来。


迷路是令人不安的遭遇,他既庆幸自己不是一个人,又不愿是薛老师一同遭罪。



薛之谦走在张伟后面,脖子上还围着他的围巾,依旧瑟瑟发抖。他把口鼻缩进毛绒绒的围巾里,支吾不清地开口:

“张伟。”

薛之谦看着张伟的背影,那个裹着棒球衣同样打颤的身影稍稍顿了一下,但脚步没停下。他忽然觉得似乎在这黑漆漆的地方,四周都无比的模糊,唯有张伟并不。

那种感觉很奇怪,但他觉得似乎又有呼之欲出的答案了。关于他一直未解的谜题。



直到一只冻僵的手抓住另一只时,张伟猛然回头。在他错愕的眼睛里,有像星星一样闪烁的一片光芒——薛之谦举起手里的银色打火机,黄澄澄的火焰跳跃着,跳进两个人的眼睛里。

薛之谦充满希望的眼睛被照亮了——他的声音像张伟听过他在录制唱片里的那些一样富有磁性,美丽,无法抗拒——

“我有光,你跟着我走。”他说。

那些窸窣的令人不安的声响好像忽然就消失了。

评论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