洁洁白醋

行乐须及春

最后一个愿望/(片段)

大薛/

假的,别当真。类似重生梗。

-

他许下最后一个愿望。然后就从那儿跳下去了,没有分毫犹豫,风刮过他的耳畔,刺耳的如同超分贝的尖叫,仿佛所有的空气从身体里的每一个毛孔中灌入,他没有最后嘲讽自己的时间,短短的几秒,疼痛从头顶沿着脖颈往下蹿,很快就遍布全身。

他睁着眼睛,但却什么也看不清,湿热的浆糊状的液体一点一点流失着。

他太疼了。但这却仍并不是这一生最疼的时刻。

他太疼了,疼的无法呼吸。所有的空气又从身体里的每一个毛孔中逃脱,他被抽空,只剩下躯壳,连血液都流走了。





薛之谦再次睁开眼时只觉得脑袋胀,胀得发热,眼前灰蒙蒙的景物变得清晰了,好像不再是傍晚,那光照的像是清晨,那片透过玻璃窗洒落的阳光,甚至将空气里一粒粒尘埃的轨迹都描绘的一清二楚。

他的确也不再躺在尚未褪去黄昏夕阳热度的石砖上,身躯陷入的一大片柔软是如此的不真实。

他的眼瞪圆来,终于将四周看得清清楚楚——这的确是他家,但却又有什么不一样了——墙上的挂钟指针指向7,他昨夜的衣服散落在地上,但有几件他从未见过的,尺码看上去也不属于自己的,还有那块儿落地窗前的地毯,五颜六色,像是打翻了的颜料盒,看上去糟糕透了。

按理来说,他应当是死去了,在那过去的几十分钟,在那些真实疼痛的时刻。


/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