洁洁白醋

行乐须及春



kun。

-

他们都给对方退路,以至于相互都发现原来无路可退。

薛之谦起初觉得他可以一直为张伟改变,毫无底线的改变,如今回想起来,那可能是他最爱张伟的时候了。

原来时间是可以让所有情深都稀释成若即若离的轻颤的。他发觉张伟似乎成为了自己的一种禁锢,他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拉扯着,永远无法向前。他开始在与对方触碰时厌烦,在亲吻时有想要抗拒的冲动。

那天他们争吵时他红了眼,没有眼泪落下来,但他觉得眼睛很疼很疼。他就那样直直看着张伟,而张伟没有看他。

他听到自己沙哑的声音,他听见自己说分开吧。



张伟与薛之谦直到最后都拥有那样令人羡慕的该死的默契。


尽管张伟最后也没有说话,但薛之谦就是知道,那是一种默许。


他对自己说,那是对他们俩的救赎。


厌倦是理由,是过程,而放手是结果,他们已经有结果了。没有什么不好的。他在心里想。


离开张伟家的那天,张伟倚在门边,眼神飘忽着,最终落在薛之谦的眼睛上,薛之谦看见张伟的嘴张了张,但是最终还是没有说出话来。

他跟张伟说:“再见。”


回头时又想,他是不是该留下,他忽然有些不舍。但天快亮了,他该走了。


薛之谦把他那个用了好多年的黑色行李箱推到楼梯口,行李箱冰冷的把手模糊地倒映着天花板昏黄的灯,熟悉的色调令他回想起那些忙碌后归家的深夜,张伟坐在沙发上点着脑袋编曲,其实一切不过只是在为等他回家找个借口,那时就算日子再难过,他也从未觉得疲惫。




“我们就像梦一场。”




他迎着天亮时的曙光离去,一如他来时。


评论(8)

热度(31)

  1. 小焱洁洁白醋 转载了此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