洁洁白醋

行乐须及春





-

薛之谦滞在原地,半晌才只觉得剩下呼吸声和背后此起彼伏的虫鸣声,还有眼前池水被风吹动的,几乎听不见的声音。

他嘴张了一下,犹豫不决,他想说些什么。不过最后还是没有。

与此同时,张伟已经一边笑一边背过身去了,所以也毫无察觉薛之谦的反应。薛之谦把手里的木枝放下来的时候,只看见张伟最后一闪而过的侧脸,那人嘴角弯着,露出白色的牙齿,这个画面仅仅是一瞬间闪过,却十分熟悉。

他忽然就想起第一次见到张伟的时候。想起不远处白色点缀黑色的通告栏前,花里胡哨的张伟戴着他花里胡哨的耳机,招摇又低调地绽放一个莫名其妙的笑,正对着薛之谦,但绝不是在看着他,可薛之谦还是单方面认为那是他们的第一次对视。于是他都没有意识到自己也笑了,傻笑。

那个时间点可能那一天阳光最柔和的时候,阳光里浮着尘埃,在薛之谦视线模糊却清晰的张伟的五官前跳跃——有首歌怎么唱的来着——

阳光正好,微风不燥。

是的。可他却感到莫名的口干舌燥,肾上腺素分泌可能很多,所以心跳在加速。

“我竟爱上你的笑。”

评论(1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