洁洁白醋

行乐须及春







-

薛之谦刚蹲下来就吐了,吐着的时候感觉胸腔有被气涨满的感觉,胃却一点点失掉补给。他猜自己应该把晚上吃掉的东西全部吐掉了,也许半夜就会饿得睡不着。

太糟糕了。

清理的时候薛之谦抬头看了眼镜子,和里面那个拥有熟悉的面孔的人对上眼神。那个人的鼻尖通红,往上的额头那有几粒没有消下去的痘,眼眶乌黑,像只动物园里的熊猫,还是被人冷落的那只。

酒店隔音很好,他听不清外头具象的嘈杂声,洗手间好像隔开了他和这个世界,这个空间只剩下水龙头流水的声音,和他忽然响起来的手机,屏幕一闪一闪的,他只看了一眼,第一眼,就那一眼。

他感觉心坠下去了,脑子热得没法思考,跟发烧了似的,呕干的嗓子口也开始发疼,抑住的呜咽声混着急促又短暂的呼吸颤抖起来。

“喂——我——”

他撑着洗手台的手不住地抖。



评论(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