洁洁白醋

行乐须及春

“我是真的恨他,背地里骂他好多好多回了,跟谁都说他不好。”

他手指在桌面敲击着,不停顿,心情不知道是平静还是躁动,总之糊成一团,跟胶着的风缠着似的。

“我以为我是真的恨他。结果其实好像..又还是不想让他不开心。”

“我时常会处于很矛盾的心理,无论是对待哪一种感情,甚至在超出于感情界限里的事情上也是。”

“每次说完他不好,等过一会儿,就那个瞬间吧,很短...可能也算不上短,又想说他其实也没那么糟糕。我猜我的矛盾是因为我有时候是明白的,有时候是恍惚的(我解释不清为什么会存在这种状况)。我们的结果是这样,连逆转都可能性都为零了,一定也是因为我也做错了太多吧。”


今天。


其实我比谁都要记得清楚,但很难过的是我的沾沾自喜是不能够让你知道的秘密。

所以就只能偷偷地,偷偷地——在角落里——也还好,最好别让你知道了。


祝你生日快乐。


他说。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