洁洁白醋

行乐须及春

《视线》

假的假的假的。





-

他想,他这辈子也许本应是条会溺死的滑溜溜的臭鱼,被汹涌的浪花冲上岸来了,他渴望这样的经历,尽管伴随着的是注定要被灼热的沙埋去。

在他尚未找寻到生命真相的时刻。


人生充满未知,但也是在开头就能料想到大致结局的。


有个问题他埋在心里太久了,已经说不出口了,或者说在这长期的拖沓间早不能再问。但其实他也从来没有想过要问


结果好猜,而他至始至终活该。





-


张伟很少用这样的语气说话。他的声音压在夜色里,融进在隔着一层玻璃撒下的朦胧月光里,像飘忽的羽毛似的,却又沉得不行。

“薛之谦。”

这并不是好的开头。

薛之谦用了用力发觉自己被压住的手根本抽不出来,在黑暗里他们视线相交,张伟眼里头浮浮沉沉着四周投射来的光斑,他咧开嘴露出牙齿笑,这是薛之谦非常熟悉的表情。他总看上去不认真,但眼底藏着的分毫纠缠不离的探问像火一样烧起来。每一秒都愈发强烈的紧张告诉他,他应该躲避这个眼神,那双眼睛里面映着的他自己,看上去实在太心虚可笑了。

但他没躲,这种情况下躲避已经太多余。

他比自己想象中要平静,即便他们触碰到的每一寸肌肤都灼烧般滚烫,即便这样的强制性亲密的靠近聚成的紧张,令他控制不住的轻微颤抖着。他没有怕,只是他们几乎鼻尖贴鼻尖的亡命交流,像暴风雨前夜的沉闷,还像一把刀架在心脏上似的,反复宣告了他就快要死去。


“您..是不是喜欢我?”


他们视线又对上了,黑的,彩色的,各种颜色的,但其实还是黑的,薛之谦的目光暗下来,他在这一瞬看到的张伟的眼睛,结果好猜。

这是个糟糕的结果吧。


汗水早已湿透了他的后背,那些对方或许不明白的煎熬已经过去,留下没有痕迹的伤口。


薛之谦往后躺,压上柔软的床垫,笑嘻嘻地推了张伟一把:“开什么玩笑呢大张伟,你是不是有病啊。”


这种期望又无望的感觉曾经无数次在难眠的深夜里来过。


“喜欢个屁啊..哈哈哈你就别得寸进尺了吧!”



撒谎实在太容易了,不过是过程难熬。











评论(8)

热度(31)

  1. 萌萌哒蛋黄酱洁洁白醋 转载了此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