洁洁白醋

行乐须及春






假的啊。

-



遮光帘密封着空间,没有一丝光线能够偷渡进来。他把自己关在没有开空调的漆黑卧室,溢满泪水的眼眶乌青,掐指算的话他已经整整一个星期没有睡足两小时一天。

写歌的每一个深夜,要硬熬过去,要逼自己回忆,他记得在他生命里留下很深印记的人,记得模糊的一些画面。他好像太死板了,他好像逐渐变成了一个偏执的人。

这个夜晚和以往没有什么不同,但又有什么改变了。




耳边响起一扇门之外重重的甩门声,成为过去式的爱人或许不会再回来了,几分钟前平淡而激烈的争吵已经成为过去式,那些没吃完的冷饭冷菜,没说完的告别都将变成回忆了。

他饥肠辘辘的,又失去了食欲。他叫人失望了,他绝望地回想。张伟在两扇门之外又是怎么想他的呢。

他将脸埋进冰凉的床单里,泪水将整个世界湮湿了,他感到寒冷,但实际上夏天应该是热得令人抓狂的。可能所有寒冷也都是错觉。

仅仅几分钟,他就觉得思念蚕食了他的大脑,但这些就是灵感。薛之谦爬起来,在书桌上找到了纸和笔,飞速地落笔,眼泪没有因此停下。但这个深夜是隐秘的,他能将这个秘密藏起来,没有人会知道。

没有人知道他的灵感。


一切静悄悄的,他在落泪。

他住在雨里面。





窗外,黑色的伞遮住了张伟的那片绿,他走进了雨里面。






评论(11)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