洁洁白醋

行乐须及春






“我可以离开你以后再继续爱你,否则我总不清楚到底还爱不爱。”



/


这一切不是在瞬间造成的,一点一滴在时日分分秒秒的增长间堆聚起来,他在过程中似乎早有察觉,也情有可原的,他在每一段对话,每一天再见,吃饭喝水,肩膀衣袖的摩擦,在每一夜同床异梦后睁开双眼,一种强烈无力感熟悉如醍醐灌顶般侵袭了所有的可能性。

可能还爱,但爱会倦怠。

人们应该都恨透了无能为力这个词。可它的确是又将生活最本真的面目曝晒在烈日之下,它像一记耳光,落在脸上既辣还疼。

他老早察觉到变化,试图挽回过,可每一次都无疾而终。他对上那双熟悉又逐渐陌生的眼眸,他亲吻那炽热又冰凉的脸颊,稀疏的短短的胡须刺在嘴唇的纹路上,他感觉疼了,想收回手了。

所以张说:“差不多了吧。”

张忽然转身,薛就在门口停住,抬头去看他。脱了一半的运动鞋挂在脚上,他湿透的白色星星的黑袜子也褪去了一小半。

这个下了场暴雨的深夜,他感觉那颗负重不堪的心一下子轻了。张黑色的T恤湿哒哒的,黏在身上,难受得不行,脸上静止的水痕不知道是不是眼泪,还是只是雨水。

他们刚刚一起经历了暴雨,但这对于他们而言其实已经不算什么了。

薛就这样站在门口看了他好久,那双眼眸在过道昏黄的吊灯光后被阴影潜去了些东西,张看不清楚,只与他迷蒙地对视。雨声闷哼,雨水伴着风撒进了过道里,一些溅在薛的背上。张差点就伸手了。

张克制住习惯,而这是最后一次。他要面对现实。



薛的嘴巴一张一合。



“好啊。”他说,“但我先进去洗个澡吧。”








评论(2)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