洁洁白醋

行乐须及春




故事假的。

一切都要快点好起来。

-




“您说,咱们还可能吗?”

这句话实在是鬼使神差的,他就这么直接的一字一句没落地说了出来。而此刻他却奇迹地不觉得该自嘲笑自己,只是佩服自己那瞬间莫名腾起的勇气。

那边又是长久的沉默。冗长的静止,时间似乎像是停住了,但电流呼哧着滑过的断断续续的呼吸声告诉他真相。

所以他做好决定了。他把滚烫的手机从耳朵边上拿开,一边说我开玩笑呢您别,别放心上了。然后手指颤抖着打开免提,他知道越重的打击才能让一个人绝望。绝望是让他断绝一切念头的绝佳能力。


也没什么不好。


“都三年了,是吧。”他发出笑声,岔了连串的拙劣谎言,但庆幸薛之谦永远看不到他此刻真正的表情,他哽了一瞬的气,后脑靠上柔软的床垫。


他发觉似乎只有面对薛之谦的时候,他才总容易意识到自己其实并不是活得真的如此明白。

原来在爱里所有人都一样。

“早就过去了。”


这句话渐乎冰冷的流淌在狭窄的空间里,敞开着的窗外落着雪,一片一片的。他冻得又发颤,笑声也颤。

薛之谦嗯了一声,手机信号很差似的,兹啦作响。


“你..别笑了,张伟。”一阵一阵零碎的间隙里张伟隐约听见他说,听不出情绪,但顿了又顿,迟疑的令张伟猜测他是否像是在寻找合适辞措,来配合出演。





















评论(10)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