洁洁白醋

行乐须及春

╰(*´︶`*)╯⋆❤谢谢你在这首歌里找到了一个我所不知道的自己。
“You're a beautiful thing,We're a beautiful thing together.”
是他让他成为这个他,而他也成为了他们。写的超棒的呀。

A Bunny Fairy:


@洁洁白醋 ❤️越听越喜欢这首歌,觉得它很像醋醋的文风,可以是淡淡的忧伤,可以是轻轻飘飘的温暖,都是能让人内心变得平静不浮躁的文字和故事,和醋醋本人一样的温柔。然而这个片段我写的不太好,希望你不会介意。



-




You make me myself, make me funny.
你让我找回自我,使我成为一个有趣的人。


薛之谦从来就不是一个有趣的人。

和前女友在一起的时候,他会因为工作忙得忘记情人节,甚至有时会忘记女友的生日。他不会买花,更不会买礼物,他不懂得如何讨女友欢心,也慢慢变得懒得去了解。

薛之谦就像他家的装修一样单调乏味。颜色不过黑白灰,空空的墙面不会挂任何装饰性的画和照片,为数不多的家具也都是横平竖直的形状。他的前女友给他定义为“死板,无趣,一点都不懂浪漫”,然后就和愤怒的高跟鞋跟踩在地板上的当当声一起消失在被摔着关上的门后。

薛之谦没有反驳,毕竟他也觉得自己确实如此,也委屈人家姑娘跟自己交往这么久。


张伟绝对是一个有趣的人。

薛之谦一直都这么认为。张伟的歌大多都是明快的节奏,穿衣风格也是各种颜色和卡通人物的混搭。在他们还没在一起的时候,薛之谦第一次去张伟家,那是他长这么大第一次看见好像游乐园一样的屋子。张伟就像他家的装修一样有趣,客厅刷着粉红色漆的墙壁上贴着闪着光的“DZW”三个大大的字母,书房里摆着五颜六色的漫画书和表情各异的欧美卡通人物手办,卧室里有彩虹样式的小夜灯和胖胖软软的独角兽抱枕,在卫生间拍拍手天花板就会出现一个一个旋转着的淡粉色光影。

他们在一起之后,薛之谦还体会到了张伟在外轻易不爱展现的一面。细心,体贴,浪漫。他会像小孩子一样天真地把薛之谦床头的药罐藏在高高的橱柜最上层,以为这样就可以帮薛之谦戒掉安眠药。他也会在情人节的时候别扭地从袋子里掏出一朵玫瑰花,冲着薛之谦的方向,眼睛却看着脚边掉在地上的绿茶空瓶子,装作风轻云淡地说这花是回家路上顺手买的,却没想就这么一句话说得磕磕绊绊半天才讲完。

也就是收到玫瑰花的那天,薛之谦突然想努力。

他想为张伟努力。


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不情不愿,相反,遇到对的人心里反而会有一种愿意为他做任何事的感觉。薛之谦趁张伟不在家的时候偷偷翻后者的书柜,努力记住了张伟最喜欢的几张动画片碟片的名字。他也会学着在日历的八月三十一日那天画上一个红圈,第一次主动去记别人的生日。所以慢慢的,张伟习惯性地把手插在口袋里时会发现薛之谦往里面塞的几颗巧克力和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如果低血糖了就吃掉我们吧”。张伟也会在生日的那天等着半夜的飞机时,恰巧零点的时候收到了来自薛之谦给他唱生日快乐歌的视频。


薛之谦不知道自己现在算不算一个浪漫的人。但如果算的话,那都是因为张伟。

遇到对的人才会使自己愿意去为了对方尝试和努力。所以张伟让薛之谦变得比从前更懂生活情趣,使他成为了一个更有趣的人。


“He makes me myself, makes me funny.”


🌸



评论

热度(36)

  1. 洁洁白醋A Bunny Fairy 转载了此音乐
    ╰(*´︶`*)╯⋆❤谢谢你在这首歌里找到了一个我所不知道的自己。“You're a beaut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