洁洁白醋

行乐须及春




-


他们挤在狭窄的空间里,彼此一言不发,默契地没去看对方的眼睛。

天知道这该死的默契从何而来?他们在对方口中都只是我不认识他啊的陌生人罢了。而事实上不认识这个词能有很多种意思,一是真的不熟,二是老死不相往来,三是我喜欢你到极致。



木板门的缝隙里流进一道橘黄的光,飘着似的映在薛之谦的微微发烫脸颊上,他双眼直瞅着那条缝,但又什么都捕捉不到,只有巡夜老师哒哒的脚步声。他既焦急又紧张,脑袋里涌现各种乱七八糟的画面在无限循环。

他从未想到今天这样的情景,能和喜欢了三年的人挤在一个小小的杂物间,小到他俩紧挨着时他的背甚至也挨上了冰冷的墙壁。他心跳的好快。这绝对是危险距离。


他在飞速转动的思绪里向上帝祈祷不要被张伟察觉。


那对于谁而言都太快的鼓动。这显而易见应该没法掩藏了,他们的心脏几乎是相贴着的。他们的一呼一吸也都缠在一起,热热的,彼此动一动裤子就能摩擦在一起的尴尬距离。不得不直视对方的眼睛。





大张伟在他们视线相接的瞬间,稍稍抬起左脚往后退了一点点,像是不喜欢挨得太近的这个距离。而薛之谦在那个动作发生的一瞬,感到了些许心塞。



也的确。他们不熟。或者也只是他对他熟。









-


还有一段没写完,以及是随手产物。

ps-这是一个俩人xxxx时差点被巡夜发现的故事。可能是个有关暗恋x一见钟情的梗。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