洁洁白醋

行乐须及春


没有什么东西。太困了..。

-





薛之谦的手指头轻微的颤抖起来,凭借习惯性的骨动他完成厚厚一打专辑的签名。

晚上八点,冬季,北京,像是湮满的发亮的很多尘埃,室内的光就这样淌了一地,流动着,同时也给予隔着一层玻璃的室外一些窸窣的光。

这感觉就像是一场久别重逢的签售晚会。他停了笔抬头看。身边的姑娘也有几个眼熟的,不过因为他记性也并不是非常好,也仅仅只能到眼熟这样的程度。她们眼里亮着,手臂伸着,护着他,尽管他还是觉得被推着向前向左向右。

每一脚落地都意味着需要稳住一切,没什么想象过多别的东西的时间,每次在机场他都几乎是脑子一片空白。

而现在他到了北京。这个他第二个家一般的存在。这个他能见到想念的人的地方。

他们没时间聚。

最近的时间是差不多一周。其实一个星期不算很久,他们各自奔波的人生,但其实距离不是最严重的隔阂。如果爱的话当然可以有各种方式见面。

他们都在努力。为自己,为对方。

他清清楚楚明白他有多想念张伟,和他面对自己躺下时装作睡着闭上的眼睛,嘴角跑出来的笑味,颤抖的眼睫毛,一下在被子里抓住他手的那双手。

灼热是烧到心底的。就像那绵缠无法解释的又平淡的爱情。




他忽然意识到最初的手指颤抖或许只是过度紧张,或许是激动,也或许只是一个确认。

没什么的,他快回家了。

这就够了。





人渐渐少一些,有个姑娘声音稍微比较大,也能听出紧张,她站在薛之谦身侧隔一个人的位置,说谦谦来北京干嘛呀。

他侧身站站稳,飞快扫过她一眼的间隙说:“有很多事要做噢。”

做音乐,回家,他。这些都是他的生命独一无二的存在。

女孩像是没料到会被回应似的睁大眼睛,喜悦填满她乌亮的眼眸。

“那谦谦要加油噢。”那些女孩们一同笑着对他说。

他眼睛弯起来。她们后来聊天时说,薛之谦真人笑起来比照片上还要好看。






放在口袋里的那只私人手机震动了起来,屏幕一闪一闪的。这时保镖也护着薛之谦远离拥挤的那片人潮,隔着一条马路,他一边把手伸进口袋,一边回头看那些举着手机的姑娘,无声说谢谢。














:虽然不知道未来会如何。总觉得。不会再遇见更合适的这样的两个灵魂了。











评论(6)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