洁洁白醋

想听你听过的歌
去你去过的地方
看你看过的风景/
呼啸而过的风
带来了你
也带走你/

你应该不知道,
为你我也可以。



我爱他-丁当






-


薛之谦经常想起一些奇奇怪怪的事。过去的,现在的,没有未来。他对生活不抱什么超出规定的希望。

活着只是为了不死去。他也偶尔会这样想。如果非要说还有什么是他所难以放下的,那可能还是唱句歌,把头皮抓破了写下的一句钻牛角尖,却又感动了自己的歌词。

得了吧。只是感动自己的。或者还有些不重要的人。

他期望能感动的那个人从来都再没看过他一眼。他甚至还记得很久之前的那天那个再没靠近过的距离。




-


这一站的地铁不是封闭式的,半身式的玻璃将地铁、呼啸而过的风和他隔开。他站在黄线后面,低头看着地,那片颜色不知为何看上去湿漉漉的,像他努力抑制回的湿润了的灵魂。

他看上去局促不安,袖子被细白的手指攥着,打皱了,一层一层,他想起一个人的眼尾,笑起来沟壑般又竟不苍老。

而所有这一刻的想象都让他难过。


人群鱼贯,他没动,被人擦着肩膀离开。他又错过一班车。


不过没关系,张伟在上车之前已经跟他说了。



他松开了薛之谦的手,不去看那双熟悉眼瞳里蓦然起的雾水,不去想他们是否顺路,不去想他那双松开时颤抖的时指尖。他脚上的耐克鞋系好了鞋带,oversize的T恤被驶来的列车尾随的风声翻起了飞灰似的一片。



他走了。

人群把他藏起来。再也看不见了。









“我们…就到这吧。”

他说。












评论(8)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