洁洁白醋

行乐须及春





-



他们手牵着过马路,张伟右手裹着的触感是薛之谦那件米色毛衣的绒,那只细白的手习惯性缩在袖口里。走到街口的时候张伟一边抖着腿一边侧头去看薛之谦,那人脑袋也是缩起来的,毛茸茸的发尾蓝格子围巾藏住了,一双眼睛露在外面,被迎面来的风卷的睁不开眼,细闪的眼睫结了冰晶样儿挂着。

薛之谦在这方面比较敏感,一下子就察觉到被注视着的灼热感觉,但他没有去迎张伟的目光,只手指瑟缩着往外伸了一些,在他们牵着的那片海天相接似的皮肤那,小心地抠了抠张伟的手心。

张伟的手心还是很暖的,指尖手心的温度差令他在一瞬间有触电般的错觉。

张伟笑了一声没说话,眼睛也跟着没了。好像在学他爱人一样。

薛之谦往张伟那边挨过去一些,把围巾往下扯一扯,说话声音还是被捂的一半呜呜囔囔的:“嗯…我改主意了,我想要那个……”他抠抠张伟手心。动作轻柔。

张伟低头去看薛的手,恍然大悟,故作娇羞地哈哈哈一声低头去啾啾爱人的嘴角。

“喂诶诶神经病哦,谁说要这个了啊……”




-


好了薛老师想要的“那个”是啥我也不知道。其实是因为我没有想好…………………………

希望其实就是一个冬天暖乎乎的亲亲。



评论(15)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