洁洁白醋

行乐须及春


“那天你睡着颤抖,我的心里在泪流。”





他渴望把心变作石,再抛向那片海。或者直接离开这里。

不然他就撑不住了。太疼了。

人拥有一颗鼓动不停的聒噪器官,他刻意在人生最初的几十年里把它丢在角落不顾及。没想偏偏是它愈发重的呼吸堵在喉咙眼跳动令他活过。

其实也没有。心跳对于他而言,唯有音乐似浪潮般汹涌它,他只在每一个年头失望春冬夏秋。

“是这里不合适我。”还是他追究的支撑点背弃他。

过去几十年没有谁给了他答案。摸爬滚打。



果然他想,人生还是得靠自己摸索。



他混混颤颤的活着,总说不相信,直到那个他想不到几年后,心跳会作为引线燃爆。

他遇见薛之谦。而这一次终于没有错。

因为他不再觉得世界聒噪。他发觉他又听见声音。那个好像抛弃了他的世界。






那天晚上他们站在阳台抽烟,白茫的烟飘着远离他,他们,城市里只看见一颗银暗的星。那些烟摇啊摇啊,竟也像是去了另一个星球。

好自由。


张伟忽然想起来什么。


他夺过薛之谦手里的烟往嘴里塞,呼吸被填满时感到一阵轻松。薛之谦侧目看他,眉头皱起来,可能是想骂他

他怎么这么好看。这么迷人。这么……





“我们一起离开吧。”


大张伟抢先说。


这是好事,他开始依赖一个人。不再独身。他有足够的信心去打赌。

薛之谦会说什么呢。










“我家不在这星球,
太深业力的地球,
每当我望见星宿…

我都不想逗留。”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