洁洁白醋

行乐须及春

【大薛】到底发生没发生过

summary:一个梦境现实感觉可能有联系的故事。
(其实不是很重要)

就是一个洞。




-

时间还早,不多不少。

一切都在这里结束,新的生活也将重新开始。


花儿乐队主唱大张伟,这个头衔在零点过后已经正式算不做数,他站在工体出口回头看了一眼,那双眼睛已经哭得红肿。几个小时前这个绽放了礼花的舞台上还是四个人,他们颤抖拨琴弦,用力敲打鼓点,而他在空里碎落缤纷乱舞的金色里抱着麦克风哽咽。

他边哭边唱,看着舞台下密密麻麻的人群,每一张脸模模糊糊,他第一回意识到岁月如梭间自己不知不觉的成长。第一次明白,原来不是所有哭哭啼啼都算作矫情做作,那些令全场拥挤的人们哭着喊“花儿”的告别,那些有缘由有预告的不辞而别,有些分别不是再也不见,只不过是他跌跌撞撞这条路上一步步踏出来,才恍然觉察出的遗憾和无奈。

大张伟用手背擦擦眼睛,湿热黏腻的水珠反射出顶上打下的聚光灯亮澄澄的颜色,他跳下舞台,最后那句我们不分手这个约定成为各自安好的承诺。

结束之后大张伟没有和其他几个人一起走,也没有再有欢送会,他们四个抱在一团眼泪鼻涕在每个人身上留下印记。





-


这年十一月的天早已饱含十二月前奏的寒冻,深夜十二点,万籁俱寂。

大张伟在黑暗里看见那双眼睛,那个几乎要蜷成团在工体门口台阶上的小身板,男孩把头埋在双膝,没有穿棉袄,一件在夜晚看上去像是黑色的蓝夹克,米黄色的围巾将男孩的面容遮挡一半,只露出好看的眉眼来,但足以令大张伟能够猜想到他整张脸的轮廓美感,风声中,他几乎能看出男孩身体不明显的颤栗。垂着头的孩子像是无家可归的小动物。

于是鬼使神差的。张伟停在他身边,先开口:“这么晚了您还不回家呢?”

他们对视上,仅那一眼他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心忽然吊起来,这令他觉得不好,这种感觉不是很对,他扭头向还亮着光的工体里看一眼,又忍不住分神去看坐在地上的小男孩。

他把这些奇异归结于这孩子长相好看。


“……张伟?”小孩的声音被风冻得发抖,他眼里缠起莫名的希冀,不知道为什么在短短话语间张伟竟觉得听出类似惊喜的味道,“唔……大,张伟?”

“哦,我嗯,哈,是是挺大的。”他在小孩旁边坐下来,发觉自己的肩膀比小孩的高出一截来,“内什么,不是,您这才几岁啊,现在小孩都这么叛逆了吗?夜不归宿的?”

“也不是……”



坐下后挨得近了,起初的他们之间站着坐着的距离令张伟想起舞台下喜欢他的观众,而现在冷冷清清的一切也诉说往事不可追。热气在冬季的一呼一吸间愈发清晰,小孩的眉眼也近距离而不再模糊不清。

“我……”小孩的碎刘海软趴趴的躺在脑门儿上,声音软儒而低,结巴的样子不知是紧张还是激动,他把围巾往下拉,露出好看的脸庞来,跟张伟想象中无差,“我超喜欢你。还有你的歌……”

“是超级,超级,超级噢。”

他眸子里像碎了星光,这还是个孩子。

大张伟心中一动,小心翼翼询问:“所以,您是来看我……我们演唱会的啊?”

“没……没有……”小孩垂下眼睛,“我,我没有钱。我没进去。”

他顿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他想象在全场蹦哒欢呼,或热泪盈眶的时刻,小孩站在风里,望着隔了一片亮堂世界的距离颤抖的样子,他也哭,但在寒冷里哭,哭暖了身子。他害怕小孩就此掉下泪来,而无法收场。而另一边是居然碰上一个这么小的粉丝。是否可以沾沾自喜一下人格魅力。

张伟没等着小孩掉泪,伸出准备拍拍他背的手还没来得及抬起来,小孩就说。


“但是……”


“你的,我每一首都,都有听!不管怎么样,我都还是会喜欢你的。”


那双热热的手抓上他的,大张伟惊愕地抬头去看,对上孩子炽热的眼神,像是美丽的星在眼底炸裂迸发的金色银色,在黑夜里把一切都照亮了。

他张张嘴,没有说出话来。只觉得心暖。还有一丝浅浅地难以察觉的羞怯。这种感觉真的是奇妙,也真的无可抵挡。

他尝受加倍艰辛走来的千千万万里征途,他饱受身经百战留下伤疤的过去未来,看不见的第二天第二年第二十年。他们算作萍水相逢,平白无故获得无端的这份深情。

那小孩侧着脑袋脸颊贴着围巾,白软的手指从湿冷的袖口伸出的一截去勾张伟的手指。一圈一圈水纹似的波澜在张伟心中无法停止的循环起来。

“不管发生什么,都要继续唱下去噢,张伟哥哥。”

张伟愣住,半晌才憋出一句单薄的谢谢您。



“诶您别那样,看着我嘿……”还怪不好意思。

“那谢谢的话,你就能不能,抱一下?”

“啊?合着您想要抱抱早说啊,前面这么一大堆嚯。”

“鬼啊,前面的是真心话!但抱抱也要。”小孩大概是觉得他敷衍,脸颊鼓起来,气呼呼的模样。


一个冰凉凉又暖嗖嗖的拥抱,小孩柔软的发擦过他的下巴,他感受到小孩膨大衣衫下瘦弱的躯体,还能嗅着他身上的味道。萦在夜里的淡淡的沐浴露的香味。

“谢谢您……”




-

再次睁开眼已经是早上八点了,薛之谦哼哼唧唧几声转过头去蹭爱人的胸口,T恤衫下滚烫一片。

“我做了个梦……”薛之谦带着汹涌化作平静的清醒和些许迷迷糊糊,轻声嘟哝。张伟的手臂环住他的腰,彼尖一个硬币的距离,平稳呼吸的交缠,熟悉的像是那个梦境里氤氲的气息。

张伟闭着眼有些恍惚。含混应和。

“什么呀……”


“我梦见七岁的我见到了二十七岁的大张伟。”


“那天好冷哦。然后你抱了我。”他往前去蹭爱人的鼻尖,忽地嘻嘻呼呼笑了一声。

“啊……”

张伟睁开眼睛。

“我总觉得,我好像记得这件事啊。”他说。

“是真的发生过吧。”

“是吗?”

“是啊。是吧……”


他们笑作一团在柔软的床上打了个滚,床单揉的乱糟糟,被褥皱成一团。


“真的,我真的记得。”张伟气喘吁吁地在束手无策被压住时投降。

黑暗里那双眼睛,蓝色的夹克,米黄的围巾,湿热的呼吸,约定的努力。

还有一个迟来的拥抱。






他们在十一月底十二月初的家里拥抱,寒冷已被稠热的暖胀满。他又闻到那股香味,淡淡的,把心给暖了。








-end-



写在后面:最近有点忙,思绪也非常乱,包括本来水平有限词句不太通的个人问题……。脑子里的东西写不出来。特难过。以及可能会有时间或者细节的bug。致歉。



最后希望正主继续开心一块儿玩。










评论(7)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