洁洁白醋

行乐须及春


“好嘛,你这意思就是大不了就吵完架再打架,打完架再吵,吵完再打你就……”

薛之谦咬着牙把枕头用力拍他身上。几片羽毛被撞出来,零碎飞花似的在半空旋起。

“你到底怎么想的?”






“哎哎都是我的错,停停停停战停战啊……哎呦喂薛之谦,差差差不多得了!”

大张伟一边从餐桌上跳下来,一边嚷嚷举手投降。他心想白旗一举战争该结束,虽说这皮肉之苦不算苦,但他这个点其实更想跟他薛你侬我侬抱抱睡个好觉。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