洁洁白醋

行乐须及春

瞎写。没有续。很差。但开心(ᵒ̤̑ ◁ ᵒ̤̑)...

-




隧道里很亮,车窗上的黑点被亮光一层一层冲刷过后又陷入沉寂。车头一点一点在黑夜里里渡现,橘黄的路灯比隧道里的照明灯要柔和一些,混着白的月光片片。他扭过头来在后视镜里看着那人熟悉的眉眼,交替的光影接踵,浮上浮下。

月光把张伟蹙起的眉刻得更深了,他曾熟悉的人被一年又一年的光阴错岁磨得几乎认不出来了,张伟的手指被把着的方向盘挡住,于是那只手上清晰可见的茧他找不着了。

这一切都仿佛加着着重符号那样,重重地挤压着他压抑的心跳。

张伟眼神瞟过后视镜里后座的人,他们四目相对,只在一秒后分开。


张伟打着方向盘拐弯,注意力看起来投入在开车里,却有些突兀地开了口,声音干干的,有些哑,但还是没有变的奶音。

“您可真是,没什么变化。”

薛之谦愣愣,半晌笑着回应说是,轻轻地听不见的叹息留在句尾。

但你变了。

张伟褪去了眼里光,转身丢掉了吉他,脱了柔软的T恤,换上西装革履,开起了他过去不喜欢开的黑色轿车。

“没什么可留恋的……”

他还记得那时他说。转身关门声音很大,那晚月光和他一起,离开了他们的故事。

“薛之谦。”

“我跟过去说再见。”


也跟你说。













评论(2)

热度(12)